秘雅嘎子是脆的

主盾铁/铁盾
阶段性混乱杂食,什么可爱吃什么,再怎么杂食如果一辈子只能吃一个cp我选择Stony
不定期性Stony洁癖不拆
半个BG狗
我爱AA,我爱AA,我爱AA



aph已退。

太棒了!!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复读长弧,19年再见٩( 'ω' )و

可能是改lofter这个仿佛吃了shi一样的排版频率太高了以至于lofter就那么把我的文屏蔽了

【盾铁】陪我去吃饭嘛〔一发完〕

概:21世纪的东西太多让史蒂夫有些接受不过来,而他需要一个人陪他去吃东西

里面有一位我本来想的是特别mcu的盾最后却变得特别脆皮鸭的盾

-------------

  21世纪是缤纷繁杂的,在生活物质上早已脱离了过去的单一无味,看看摆满了一个走廊货架的不同牌子的餐巾纸们吧。贫富差距虽犹在,但充满冻饥之苦物质匮乏的生活已远去,幸福地享受当下吧!

  显然,一场“欢迎来到21世纪”的演讲并不是真正打动史蒂夫的原因。21世纪再好,也不可能让他苏醒不到一年就那么轻松自在地融入进去。
  然而食物又有什么错呢?世界再险恶,食物也是最单纯的一种存在,没有人会因为食物变得丰富多样健康美味而生气。虽然货架上摆放的一些用来搭配玉米片的奇奇怪怪不可理喻的酱料总让史蒂夫感到不开心,但总而言之,史蒂夫爱死了21世纪的食物们了。


  “罗杰斯队长?”
  史蒂夫有些受惊地抬起头。他从几个小时前被弗瑞从街上带回来并了解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后一直待在他们新为他安排的休息的房间中,他呆呆地在地上过于柔软的毯子上坐了好几个小时,无视了身旁的床和椅子,直到一个声音唤回了他混乱呆滞的神绪。
  进来前仅被他掩上的门被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姑娘,手上端着些什么,带着有些小心翼翼的关切微笑看着他。
  史蒂夫认识她,尽管那个久远年代的妆容已经  卸掉了,但史蒂夫还是认出了她就是他刚醒来时在那个虚假地房间中用来迷惑他的姑娘。
  “我可以进来吧?”她在看到史蒂夫有些呆滞的点头示意后走进了房间,把门重新掩上。把手上的托盘放在史蒂夫面前的毯子上后蹲坐在了他面前。
  “在你醒来之前我们只为你注射过一些维持身体机能的东西。所以严格来说您可七十年没有进食了呀。”她一边观察着史蒂夫表情一边补充到。“我猜你会想吃点东西的,这七十年发生了太多变化了,食物也不例外。但我想这些你一定可以接受的,无论怎么变化布鲁克林的经典口味可都是永存的。”
  史蒂夫顺着她说的话低下头看向了托盘上的食物。
  铺满了果酱的芝士蛋糕,淋上了蛋奶油的一杯冰饮,散发着奇妙的史蒂夫从未闻过的香气的牛排,几只感觉还在冒着油汁的烤鸡翅,当然,还有布鲁克林经典热狗*1。
  “知道吗?现在纽约人提起芝士蛋糕布鲁克林可都是首选,你一定得尝尝。”
  食物散发的热气和香味开始把史蒂夫熏得胃有些抽搐,头更有些晕乎乎的了,但迷迷糊糊中他突然感觉未来似乎没有那么糟糕了。



  “土耳其烤肉?”
  “怎么,没有吃过么?”
  “是没吃过。”史蒂夫挠了挠头,战斗时落在他头发里的瓦砾开始后知后觉地让他感到难受了。“当初只有因为战争知道土耳其这么一个国家罢了,什么时候那边的烤肉也成了个特色传到这里来了?”
  “的确算是个特色。”跟在他旁边走着的黑寡妇一边按摩着自己的肩一边说。“世界太平了,谁都会想出去看看,异国风情总是不会被冷落的,更何况实在食物方面。”
  “总之,跟着斯塔克就是了,虽然现在累成这样没人会有精神享受什么吃的,但总得还是要补充下能量的。”黑寡妇转头,给了史蒂夫一个安抚的笑。

  那一顿饭史蒂夫吃得十分疲倦,食物没有能让他打起精神的地方。却让他久违的感受到了这种和着三三两两的人一起,有着人陪伴的用餐时光。



  距离纽约之战过了将近一个月,史蒂夫在这一个月骑着他的摩托在纽约附近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转回了布鲁克林。
  回到纽约的第一天,史蒂夫从曼哈顿骑行到了在布鲁克林大桥下的公园,在公园里找了个草地连椅坐,弄了片Grimaldi's比萨饼,抱了个小甜筒,慢慢吃着。

  在这座连接了曼哈顿与布鲁克林的三座大桥之一附近的这个布鲁克林公园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地方了,附近遍布着许多当今十分具有布鲁克林特色的小吃,多出了许多史蒂夫陌生又熟悉的食物组合。
  在纽约附近逛来逛去的这一个月,21世纪的繁复能给史蒂夫最直观的感受的还是如今这些让人感到头大的食物们了。
  人始终还是要进食,于是品尝新时代的各种各样的食物成了史蒂夫在新生活中为自己订下的一个小计划。
  然而就算史蒂夫有些足够的时间以及他足够装填的胃,一个人的战斗力始终让他感觉他连布鲁克林一个街区的食物的一半都没尝完。
盯着让人眼花缭乱的菜单史蒂夫有时会想,是不是多一个人陪他吃今天就可以多尝几种了呢?

  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草地,与周末。
  史蒂夫周围围绕着些一家子和与友人结伴着的人,
  每人手里多多少少都拿着点什么吃的,一边因为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开始哈哈大笑一边分享着手里的食物。
  史蒂夫静静地看着他们,在甜筒里的奶渍流到手上时才慌慌张张地回过神来。
  他一边擦着手一边转过头,望向了曼哈顿,远远地他看到了似乎还带着些损痕的斯塔克大厦,突然就想起了那一顿土耳其烤肉。


  “嗨,史蒂夫,回神。”
  “啊嗯?!”史蒂夫猛地转移了视线,低下头看向了有些恼火地盯着他的娜塔莎。
  “你在干嘛?别走神,很危险的知不知道,好好跟着我。”
  “抱歉小娜。”史蒂夫心虚地别开眼,他偷偷地往身后街边的一家店又瞟了一眼。然后继续脚步平稳地跟着身边的女孩。
  那是一家东南亚风格的店,那里面有着传统的缅甸篝火烤鱼,他在去看自己的博物馆的时候在附近看到过这种店,可那家店似乎并不适合接待只有一个人的客人。
  “小娜,那里有一家餐馆我想知道哪天能不能……”
  “嘘,别说话,跟好我,我们去前面那家店用下电脑。记住,逃亡第一准则:只能走不能跑。”
  好吧,史蒂夫叹了口气。看来只能一切结束之后再问问娜塔莎能不能陪他去试试那家烤鱼了。
  “如果我穿着这双鞋跑它早就掉下来了。”

  史蒂夫慢慢从住院部的大门走了出去。他刚刚成功强行办了出院手续,为此他还和萨姆娜塔莎和医护人员大闹了一翻。
  “说真的,你什么毛病?”萨姆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仍旧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神盾的事你目前也没什么可以管的了,盾也找回来了,你也知道你兄弟的事急不了的对吧?好好待在这会怎样啊?”
  “我讨厌医院餐。”
  好吧。史蒂夫看着萨姆一脸“你说真的?”的表情。他也只是随便憋出的这么一句话而已,借口他在提出出院的事的时候早就都用完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就是不想待在这。
  “总之,我要离开这了。”说完史蒂夫提着他的小包快速地从病房里溜了出去,似乎生怕晚上一秒后面的人就要从哪里召唤出几只大鸟把他叼回去似的。

  医院大楼外与楼内完全是两个世界,顺利出来后史蒂夫感到胸腔一直压着的什么似乎松了些。接着眼睛一转就发现几米外站着个他最近一次见他也只是在报纸上的人。
  “嗨,队长,好久不见。”
  那人走近几步,在走到史蒂夫面前后把戴着的墨镜摘了下来,把脚迈开站定后就把双手搭在了身前。
  “你还好吗?能走得动到车那儿去吗。”
  “……啊嗨,托尼。”
  哦,史蒂夫眨了眨眼。娜塔莎提过这个,现在神盾很多人跑到斯塔克那里去了,包括希尔。她说如果史蒂夫执意现在就想离开医院的话那么就得去斯塔克那里待着,但他没想到会是托尼斯塔克本人亲自来这里接他。
  “拜托,你是队长,超级士兵,还被打得半残废。我要随随便便的没点照顾那我的楼也得炸了。”
  什么?我没说出来啊。
  然后史蒂夫就看见托尼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瞟了他一眼便转身了。
  “看看医院都把人折腾成什么傻样了。走吧,队长,我带你去我那。”

  车在路上开着,史蒂夫感觉身旁的托尼似乎时不时地看自己一眼。
  上车时托尼想让史蒂夫坐后排,本意是想让刚从医院里出来的史蒂夫在后排坐累了还可以躺上一会儿。史蒂夫拒绝了,坐上了副驾驶,不用再待在医院这件事已经够让史蒂夫感到没那么累了。
  “想吃点什么吗?”
  “啊嗯?啊抱歉,什么?”望着窗外神游的史蒂夫为托尼突然挑起的话题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你看,你待在医院不久了吧。我知道那个鬼地方都吃些什么的,看到你的第一眼我都觉得你脸白了两个度,感觉你都要成了牛排中的素肉面筋似的。所以,送你去大厦之前你有没有想吃点什么外面的东西再回去?我陪你去。当然不是说在只能在外面吃,你要是想的话送你回去以后在大厦里想吃什么也是能吃到的。”
  啊。
  史蒂夫有些艰难地把托尼的一段话总结了起来。
  有人约自己吃饭呢。
  “啊可以吗!!我想吃什么都…啊不我是说,我想吃什么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吃对吗?”
  “当,当然?”托尼因为史蒂夫这意外亢奋的表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只要你不是想去吃牛瘪火锅*2就行。”

  “所以……很谢谢你托尼。之前因为一直在忙在没有人可以陪着,一个人来这种店又多多少少感觉有些不合适,就一直没机会来了。”
  在史蒂夫的指路下,此时他和托尼正坐在一家韩中混搭的烧烤店里。
  店离斯塔克大厦并不算远,鉴于史蒂夫有事没事总爱往那绕,自然不知不觉就注意到了这家餐厅。
  虽说一人烧烤也是一种乐趣,但当史蒂夫站在店外,看着店里其他结伴的食客在轻微的油烟中一边听着烤肉滋滋作响的声音一边为对方烤焦的蛋皮而调笑时,他感到一个人去吃的话估计就真的把那种气氛给浪费掉了。
  “唔,没事。”托尼把外套交给了服务员,并有模有样地学着挂了一块小围裙在身上。“这家店我知道,挺有特色。不过这种风格的店,你知道的,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来的机会,算是你带我来见识了。不过,说真的,一出院就吃这种?烤肉?”
  “呃。”史蒂夫一愣,好吧,他真没想到这个。“你不会告诉小娜的对吧?”
  “那当然,好好先生美国队长。脸上带着血清特有的强劲恢复力都还没消掉的淤青强行出院的第一件事是去吃上一顿高油脂的晚餐,鉴于我是共犯我会把嘴闭得死死的。”
  史蒂夫为此笑了出来,这足够令人怀念。他翻开菜单。嘴炮,调笑,和独属于托尼斯塔克的那份嗓音和笑纹。
  “闭嘴托尼,你知道我会偷偷往你碟子里挤日式芥末的对吧。”
  “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我讨厌那个?不对,我什么你会觉得我讨厌那个,我才不讨厌。”
  “那次土耳其烤肉,店家给你拿错了芥末酱,别想耍赖我看见了,你害怕那个托尼——”

  韩式烤肉的主角无疑是牛肉。他们单点了两份牛排和一份牛里脊,一份牛舌牛腰的拼盘,中式五花肉。
  托尼还要了新西兰羊羔肉和鱿鱼,还在中国国籍的点餐员的推荐下点了蒜蓉虾,姜丝蛤蜊,和一盘烤蔬菜拼盘。
  后来史蒂夫在托尼的瞪视下放弃了清酒,要了两碗牛肉清汤和小份朝鲜冷面。
  “我没想过这个。”
  “什么?”
  “这些——”史蒂夫比划了一下桌子。“你知道,就算我在满血时期一个人来吃这个烧烤,我也没法点上那么多种的。”
  “废话,你的胃再大也不是两个人的。”托尼托着脸用叉子叉了一块提前端上来的泡菜。“尝尝这个,开胃。为你后面能吃下更多做点帮助。”
  史蒂夫挑了一块萝卜,口感清脆,足够酸,带着适应了美国人口味的轻微地几丝红辣椒的味道,那腌制得有些强劲的酸味呛进了史蒂夫的鼻腔,让人忍不住皱眉呲牙,却又会因为当中夹杂的清甜继续吸嗅。
  就像那年纽约天空下他看到眼前的人重新苏醒后的空气一般。

  烤牛肉的味道足够好,托尼喜欢烤得半生,史蒂夫则要把肉烤得更熟透一些。
  要说烧烤的小半条命在酱汁身上有时候也不为过,这家的酱料品类繁多,托尼每种弄了一碟围着烤盘绕了一圈。这些各式各样的口味让人惊喜,史蒂夫老派的喜欢最简单的酸汁,托尼意外的喜欢带着有些呛辣的一种中式沾碟,不过他俩一至地同意为什么会有百香果沾碟存在这个世上。
  托尼点的蒜蓉虾有巴掌大,剥开的虾肚中夹着的蒜蓉被烤得发黄,因为烤熟变得不那么刺鼻的气味和其他香料的味道混合在了一起。
  “蒜可是中式烧烤里很多口味里不会缺少的一个东西。”托尼一边剔着虾一边装模作样地对史蒂夫传授道。
  姜丝蛤蜊让人意外,黄姜的口味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让人不习惯,但渗进了姜汁后软嫩的蛤蜊肉少了鲜蛤蜊的那份腥味多了几分甘甜。
  鲜鱿鱼端上前被微微蒸过,食客可以凭自己喜欢决定要不要再放上烤盘。
  “听说希尔也到你那了?”史蒂夫在尝试使用筷子挑起冷面,他不明白为什么韩餐的筷子都那么扁平还都沉甸甸的。
  “嗯哼,现在在佩珀那边,似乎有娜塔莎介绍,几位现在估计都还正相谈甚欢呢。”托尼喝着牛肉汤,吱吱唔唔的,一时间还被烫到了舌头。
  “所以,斯塔克收容所。”
  “闭嘴。”喝着柠檬水消烫的托尼瞪了史蒂夫一眼。“吃你的面,然后抱着你的小包滚去你的新窝,流浪宝宝罗杰斯。”


  “双倍芝士,万分感谢。”
  史蒂夫看着托尼接过他的那份食物,转身对着他用头往旁边一指。
  “走吧。”
  他们在布鲁克林,啊,又是熟悉的布鲁克林,但不同的是身边陪着的人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他们中午在史蒂夫带领的一家鸡翅主打的小餐馆里用了午饭。现已接近晚饭时间,两人都还不是很饿,于是用了街边的老热狗店的一个热狗和一杯奶昔来为这次布鲁克林之行的美食站画上句号。
  这是托尼陪他吃的第八顿饭。史蒂夫默默念到。不,算上这个热狗应该是第九顿,小热狗也是饭。
  除去初期做任务和神盾特工一起吃的员工餐以外,这是史蒂夫进入新世纪一来第一次身边有了这个这样的长期固定的吃饭对象。
  好吧,并不算固定,也不长期。尽管住进了同一栋楼,但他俩有各自的事情要奔波,各忙各,三天两头不会见一面,有时一月两次简直就是令人惊讶的频繁。托尼甚至在中途被轰了房,掉了水,炸了壳,拆了心,失了恋。
  但不管怎样,一共九次唉。史蒂夫悄悄感叹。除了托尼真的没有人能陪他吃过这么多次的东西好吗。
  “所以,烤鸡翅。”托尼的话唤回了神游的史蒂夫。“你说过你会带我去有着布鲁克林最棒的鸡翅的店,尽管我已经说过好几遍了但还是,真够赞的。”
  “当然!”史蒂夫肯定到。“你别想用网上的攻略资料来和有你祖父年纪的当地人去比谁的探测雷达准确灵敏。”
  托尼为此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倒是,我周围认识的人包括其他人的朋友圈里我想都找不到比你还布鲁克林的人了小哥。”
  史蒂夫因为这句夸赞开心得忍不住步子都迈大了一步。

  他们在布鲁克林公园找了地方坐下,同样的地方,上次史蒂夫还是自己来,自己吃着东西,而现在,他身边也有了陪伴的人。这么想着,他看向了坐在他旁边的人。
  因为史蒂夫坚持美食之路得步行,托尼为此穿件宽松轻薄的汗衫出来,托尼抱着奶昔,手肘搭在自己的大腿上,身子向前倾,从史蒂夫的角度能从宽松的V领看见里面的身体。
  嘤。
  史蒂夫猛地把脸转开,为了掩饰他紧紧地含住了奶昔的吸管并紧紧抱住了奶昔好一会儿,然而稍微愿意往他的杯子那里看看的人都会注意到他根本一口奶昔也没吸上去,只是在不停地蹂躏脆弱的吸管口。
  史蒂夫又偷偷的往回多瞟几眼,要不要提醒托尼衣领太下来了?不对这显地太有问题吧,大家都是男人,露一小块皮肤怎么了,你刻意去提醒这个,人家才觉得你心怀不轨呢笨蛋罗杰斯。史蒂夫愤愤地又咬了一口吸管。
  啊。史蒂夫突然注意到,托尼露出的那部分身体中,有着一小块托尼因为反应堆手术而在胸口留下的疤。
  史蒂夫因此就那么一不小地开了口:“你的反应堆,取下来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啊哦。史蒂夫看着托尼突然变得奇怪的表情。干得漂亮,罗杰斯,你刚刚说了什么?你说什么不好偏偏去问曾经差点要把托尼命弄没的东西。真的是被冻了七十年没人陪你一起吃饭和人一起该说什么都不会了吗。
  “对!对不起托尼!我不该问这个的,请你不要在意!”
  “啊?什么?不没事我不在意这个。”
  “真的,对不起我不该拿这种东西问你的,毕竟它曾经让你那么难受……”
  “这没什么队长,这只是个……”
  “真的很抱歉我已经习惯在吃东西的时候一个人待着了以至于在这种放松的环境下我都忘了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但甚至你都一共陪我吃过九次东西了我竟然还学不会和别人进食的时候该怎么正确表现所以托尼请你不要生气我希望你”“等等,停!停!史蒂…队长,冷静,呼吸,标点符号,行吗?”
  托尼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史蒂夫,并做出安抚的手势试图让史蒂夫平缓下他过于起伏的胸膛。
  “嗨队长,你和我在一块吗?”
  “是的?”
  “呼,那行,听着队长。”托尼对他做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我没生气,好吗?这个话题对我也不敏感,反应堆是差点要了我的命,但它也救了我。我刚刚只是奇怪你怎么会突然关心起我这个,没什么接受不能的意思,好吗?”
  “啊……好。”
  史蒂夫一边愣愣的点着头,一边拿起奶昔猛地吸了一口。
  托尼托着腮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并摇晃着手上早已空掉的奶子杯。“你刚刚在想什么啊,反正那么大,我还以为我差点把你弄哮喘了呢队长。”
  “没,没。被这太阳暖昏头了吧,我猜。”史蒂夫含着吸管,眼神游离地支支吾吾地解释到。
  “嘿,队长”托尼正过身,背靠在了椅子背上,头却转向了史蒂夫这边。“你刚刚说,习惯了一个人吃饭所以说错话对吗。”
  “啊……”
  “我也习惯一个人吃饭。”托尼看着他笑。“也不是字面意义上的一个人,但你知道的,那些商务会餐,晚宴,合同餐。有的人再多,也没法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有人陪你吃饭。”
  “我会和佩珀,和罗德,在以前也会单独和某位女士用餐。但这些对于现在的我也都少得可怜了。严格来说自己静下来去吃点什么的机会也很少。”
  “而你带着我,走街串巷,去很多我以前不会去的甚至都不会注意的地方。吃这个,喝那个,嘲笑我不是个真正的纽约人连曼哈顿街头最受欢迎的可丽饼口味也不知道。你也是我目前拥有的最真正的饭友了,所以队长。”托尼歪了歪头,朝史蒂夫露出了一个以往未有的奇妙笑容。“你还愿意我们的这个陪饭活动继续下去吗?”
  或许是今天的太阳真的太暖,奶昔太过甜腻,托尼的笑容真的太过奇妙,把史蒂夫冲昏了头,以至于他再次眨眼时,他已经凑到托尼的唇前了。
  满是蓝莓奶昔的酸甜。

  “嘿,这个。”
  史蒂夫面前的桌子被放上了一杯东西。
  “巧克力草莓芭菲,之前你提的,现在重新卖了,虽然样式很普通,但在几条街我们家的这个可都是出名的。”
  “谢谢。”史蒂夫抬头看向了桌旁的这位女服务生。“我之前只是提一下,没想到你们真的又卖了。”
  “哪的事。”那位姑娘甩了甩头发,侧身就坐在了史蒂夫的对面。“冰品能治愈一切,再说有你这么大的客户需求,老板肯定愿意重新卖呀。”看到史蒂夫因为她的话笑出声后,她突然止住了笑,头往前倾盯着史蒂夫。“斯塔克先生在我后面五个店远的地方。”
  “唉?”史蒂夫因为后面这句话突然受惊搬地抬了头,他往向女孩身后,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慢慢往他的方向走来。
  “我……”
  “嘘!!”女孩朝史蒂夫眯了下眼。“第四次了!每次你在大厦里有点什么事了都会跑来这里,之前每次斯塔克先生都会跟出来的,只是不会过来。你不会都不知道吧?这次他正式要来找你了,你还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办。”说完,她就起身溜回了店里,留史蒂夫这一个人在座位上消化她刚刚说的话,并愣愣地看着托尼走到他桌前坐上了刚刚女孩坐过的椅子。
  “终于发现我了?”
  “啊……嗯。”
  史蒂夫低下头,盯着面前才吃了两口的芭菲。面上铺着的坚果已经被他搅乱,因为户外放置开始融化的棕黑色冰淇淋与坚果的混合让人开始有些分辨不清,这让史蒂夫突然有些烦躁。
  于是他开始转为去盯杯面上因为冷气形成的水珠慢慢地沿着杯子的轮廓滑向桌面,最后集聚成一小滩水渍。
  “你今天不该向娜塔莎撒气,你不知道她是女王吗?”
  “我错了,我回去会向她请求惩罚。”
  托尼死死地盯着史蒂夫,看他尽有一副不我才不会抬头看你我要盯这些水滴一辈子我会爱它一辈子是的就是那滴水哦它砸到水滩里了它消失了我好难过的样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你还想这个样子多久。”
  不说话。
  “你不能再这样了。”
  不说话。
  “你不能每次在大厦里碰见我而为了转移注意力和憋的气就去找克林特的茬。”
  不说话。
  “也不能找索尔的。”
  还是不说话。
  “你今天甚至朝娜塔莎撒气,老天爷,我再不来跟你解决一下这个问题我怕你都活不了几天了。”
  嘤,我的芭菲化得更多了。
  “我把那家有卖最地道的白熊刨冰*3的店的订位取消了。”
  “不!!!!托尼我不是故意躲着你我也不是对你憋气我只是不敢和你说话因为你拒绝我了我担心和你说话的话你就会对我说我们以后也别再互相约饭了可我不想这样托尼我习惯有你陪着了所以我怕了我不敢这对我太残酷了托尼说真的假如你真的打算那么对我说的话你还不如现在就把我杀”“等等停!停,队长。停,冷静,呼吸,标点符号,好吗?”
  托尼有些忍无可忍地打断了史蒂夫,并做出安抚的手势试图让史蒂夫平缓下他过于起伏的胸膛。
  “嗨队长,你和我在一块吗?”
  “是的?”
  “呼,那行,听着队长。”托尼对他做出一个有些恼怒的笑。
  “我从来没有对你说我拒绝你了,你什么毛病?”
  “可你那天……”
  “拜托,你突然就那么上来亲了我。我当时也没察觉到这种心情呢,突然地就被队友示爱了你就不能给点时间我缓缓吗?”
  “我……”
  “我前几天找你就是想说这事的,结果你一看到我后那副样子,像是把谁用手打发了的蛋清弄倒了一样。你让我怎么好好跟你说话。”
  “……我错了。”
  “呼。”托尼有些头疼的闭上眼按了按鼻梁。“现在,害我们白白累了那么几天的小混蛋,你是打算带着你的男朋友去吃刨冰还是和桌上这杯粘稠物相依为命。”
  说完后,迎接托尼的是一个如同初夏正午的阳光般可爱的笑容和加了冰镇薄荷的华夫饼般的拥抱。“我要抱着去。”

  “托尼,别再只叫我队长了。”
  “……好。”


  “说真的,史蒂夫,你难过的不是因为我拒绝了你的交往请求而是因为以后没人陪你吃饭了吗?”
  “……才不是!!”




  “咖啡,谢谢,用右下角最外面的那一罐豆。”
  托尼一边揉着酸痛的眼睛一边抱着平板在厨房吧台旁坐了下来。
  “找到了?”史蒂夫一边往咖啡机里倒着豆子一边往托尼的方向伸长了脖子望。
  “嗯。”托尼把平板往史蒂夫的方向递去。“可怕的美国队长吃顿饭也要求那么多。永远不变的画着月球的木板、蓝莓经典、只有男成员。就凭你那七十年前的记忆拼拼凑凑出的这几个关键词我和贾维斯硬是把你说的那家被孙子继承后就不知道搬到哪去了煎饼店找到了。”
  “嘿嘿,谢谢。”史蒂夫在平板上确认了店后就笑嘻嘻的绕到了托尼的后面给他按着太阳穴。“辛苦你了,到时候我请客,相信我那家店不会让你失望的。”
  “唏——,像是我对煎饼有着多大兴趣似的。”托尼闭上眼睛,享受着身后人的按摩。“还有肩,也按按。当初答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可真没想过你的食物情结有那么浓厚,说真的,如果没有我你以后会不会和美食地图结婚?”
  “才不会,和书一起吃饭蠢爆了。”
  “……”


彩蛋

“托尼。”
“不去。”
“我还没说是哪家店呢。”
“没见我忙着呢?”
“那是一家可爱极了的墨西哥餐厅——”
“谁会用可爱形容墨西哥餐厅啊??以及不去。”
“托尼————”
“不去,我得了不把这个涡轮修好就会死的病。”
“和一个食欲好的人一起去吃饭你就会好了。”
“你这是又哪里来的学来的说法?”
“呃——是我小时候看过的一本图书。狗狗和老鼠是好朋友,一天老鼠生病了,吃不下任何东西,于是狗狗就把老鼠带到餐厅看他吃饭。然后看着狗狗吃得那么诱人开心,老鼠也来了食欲成功吃下了东西。”
“额啊,我才不是老鼠,我不去。”
“和我一起去嘛——托尼————”
“卧槽你别拖我??把你的狗爪子放开罗杰斯!!”
“你只是瓶颈了心情不好所以我原谅你没礼貌了所以快陪我去吃那家墨西哥菜——!!”







*1:芝士蛋糕烤鸡翅热狗和蛋奶都是布鲁克林的经典特色呀!〔星星眼〕

*2:也叫牛粪火锅,在宰杀前用上等的青草加中草药材喂饱牛,宰杀后把牛胃及小肠里未完全消化的食物拿出来,挤出其中液体,加入牛胆汁及佐料放入锅内文火慢熬后食用的火锅。

〔摘自百度百科。是广西西南和贵州黔东南的特色。作为一个吃不下这个火锅的贵州人感觉是一种除了本地人以外没多少人能吃得下的神奇火锅,虽然觉得这个火锅并不会传到米家那边去但我还是想吐槽一下这个神奇的火锅。〕

*3日本鹿儿岛的白熊刨冰,应该是有够出名的,听说是刨冰中的绝味呀——我并没有吃过,做梦也想尝一尝。



脑洞来自于我的怨念。
  作为一个独行侠干啥都一个人虽然都已经习惯了,但在美食面前还是非常痛苦的。在各式各样的食物面前如果你一个人去吃,你最多就只能品尝三种,但哪怕就来一个人去陪你吃你就可以尝到至少五种的东西。更别说那些完全不适合一个人去吃的餐厅了!

  另外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还是莫过于和喜欢的人一起吃东西嘛!

  顺便结尾彩蛋羡慕了罗师傅一把能有一个放心撒娇打滚就可以拖去陪自己吃东西的人。
〔lofter客户端的排版真的太可怕了〕

我会画完的〔咕咕〕

给自己当年贺的,就这样吧,想印明信片的放弃了。新的一年继续爱AA继续爱A铁❤️

也太好看了!!!!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近來RDJ 收到韓粉送的辦公椅,
面書有貼子搜到了原來還有商業CP 盾鐵款(配色都是一對!)
還有兒子小蜘蛛款!

圖源:面書

玩梗,本来想画多宇宙的没时间了还是只画了AA。高产期正式结束,下次产粮保守估计是画新年图了。
每次产粮告白,我爱AA。梗来自2p
〔Ps:这个梗真的好可爱!!很适合mcu!太太们不试试产粮吗!〕

想悄悄咪咪拿去做卡贴可惜没钱了。
队长:你要我的小星星吗?
托尼:给你我的小花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