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雅嘎子是脆的

*凡事皆可爱你

主盾铁/铁盾
阶段性混乱杂食,什么可爱吃什么,再怎么杂食如果一辈子只能吃一个cp我选择Stony
不定期性Stony洁癖不拆可逆
半个BG狗
我爱AA,我爱AA,我爱AA



aph已退。

【盾铁】兔子不吃窝边草〔极短一发完〕



新年第一发就送给这篇比自来水还没有营养的小短打好了,新的一年新的爱ST_(:з」∠)_




  事实上,纵然托尼斯塔克风流多情,但他也与许多人一样,无论是炮友也好恋人也好,都是不会对身边的人下手,从友人堆里找情人的(当然他也没几个友人)。

佩珀是例外,她是唯一一个让托尼经历从友人到爱人(现在生化了,两人不再是爱人而是亲人)的这种感情道路的对象。

  每一个和托尼搞在过一起的人都是懂道的,彼此之间都心知肚明自己是奔啥去的。托尼一直就是这样,遇见一个人,随意交谈几句,便可确认这人是否是自己今晚的一夜情对象或是未来两个星期的女朋友。

  综上所述,托尼如果寂寞了,就会专门去找愿意陪他过上一段时间的人,绝不会往身边的人身上打主意。直到现在,托尼加入了一个全是型男靓女的小团队,托尼也没有与他们生出什么友情以外的感情出来。

  娜塔莎性感迷人,但那是娜塔莎,而且托尼在刚认识她的那会儿已经吃过苦头了。所以,没什么问题。

  克林特,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是有家室的人。

  索尔,哦,托尼可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进入北欧神话里面。

  布鲁斯,托尼不是没和一起做研究的同伴搞过,但布鲁斯是有自己的白月光的,他得尊重人家。再说了,浩克,呃,打扰了。

  史蒂夫,哦,天呐,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你对办公室恋情怎么看?”托尼问。

  “你是在向你的前女友兼前秘书问这个问题吗?”佩珀撇了托尼一眼。

  “嘿佩珀,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我们这种不太一样,就只是,你觉得这种关系好吗?”

  “如果要我说的话,糟糕透了,托尼。在一起的时候或许不错,分手了就会很尴尬了。像我们这种和平分手过后又能和平相处的人可不多。所以,托尼。别给我在这时候在公司里找对象,公司现在在攻关项目,我不想在这个当头收到哪个员工的辞呈。”

  “嘿佩!除了你我从没在公司里勾搭过任何一个人!”

  “那你来问我这个问题难道不是要准备勾搭第二个吗?”

  “不是我们公司的。”托尼没有气势地反驳道。

  “我的天,复仇者?”佩珀惊呼道。

  “为什么你会觉得是复仇者?!”

  “你说办公室恋情,而你可不会为这个公司和复仇者联盟以外地方的工作。所以,我以为你不会打娜塔莉的主意的了。”

  “不是娜塔莎。”托尼干巴巴地反驳道。

  “我的天,美国队长?”佩珀再次惊呼道。

  “你又是怎么猜着是他的啦?!”


  所以,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托尼对美国队长,看上了,喜欢上了,爱上了,随便怎么说都行。总而言之,托尼斯塔克想和史蒂夫罗杰斯处对象了。但就像前面所说的,托尼斯塔克不是个喜欢吃窝边草的人。而这次是复仇者,复仇者之间的关系可不同于一般的工作同事关系。一旦他勾搭上了史蒂夫最后还扳了的话,这个队伍可就完了。分手亦朋友?嘿醒醒斯塔克,这世上除了佩珀以外可没人能在和你谈过恋爱以后还愿意和善瞧你了。更何况,对方可是史蒂夫罗杰斯唉,而你是托尼斯塔克,所以,不可能。

  于是在这些乱七八糟各式各样的理由综合起来后,托尼决定停止这个试图和史蒂夫处对象的念头。而就在他抱着手翘着腿坐在公共厅的长沙发上做出这个决定时,史蒂夫不知从哪的突然就蹭到了托尼旁边坐着。

  “嘿。”史蒂夫打了个招呼。

  “哦,操!啊,嘿,你好吗?”托尼被吓了一大跳,因为他刚在脑内决定放弃的这从肥嫩多汁鲜草竟然自己跑到了他的面前。

  “我很确定‘哦操’是没法算在打招呼的日常用语里的。”史蒂夫甜甜地朝托尼笑着。(该死,他为什么要笑得这么多汁呸甜蜜?托尼心想。)

  “哦,那当然不算。呃,你有什么事吗。”托尼试图把眼神从他窝边的这丛鲜草的脸上移开。

  “呃,我是想问,你最近有空吗。”史蒂夫看起来有些小心翼翼。

  “非常有空。”只要是对你。托尼在心中补充。

  “那么,你。愿意和我约个会吗?哦天呐,我说出来了?娜塔莎说我早该来说的,但我不确定你对这种‘办公室恋情’——是这么叫的吗?怎么看的。但我还是下定决心来问了。哦,嘿,托尼你还好吗?”

  “啥。”托尼说。


  综上所述,托尼斯塔克不是个喜欢吃窝边草的人,但如果那丛草自己送来你嘴边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后托尼果然成功吃到了史蒂夫肥嫩多汁的大草根。


END


昨日采雪,这是这将近快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了,往年都是下冰,这次是真的下了如同北方一样的软乎乎的雪了。
雪到今天就化了,也不再下了。不知道下一次等到这样的一次大雪是不是再要个十年?

刚刚吃粉的店里有一群妈妈在谴责一个不在场的妈妈,听了谴责的原因我也觉得实在是太过分了。原因是

“下雪了她竟然不让孩子出来玩!!!太过分了!是要让孩子考哈佛吗!下雪了怎么不能让孩子出来玩!过几天没雪了怎么办!十年前我孩子话都不会说的时候我都带他去看雪!!”

真是太过分了

南方人:下雪不让玩遭天谴啊


贵州下雪了!!!!!!!!是真的雪啊!!!!飘飘的软乎乎的北方的那种雪!!!不是冰也不是冰雪混合体!!!!!!
全是白的!!!!!是雪啊!!!不是盐巴!!!!
我要出去淋雪了!!!!!! ​​​

【盾铁】始料未及〔3〕

*系列文,前篇→

无特别连贯性,可独立阅读

*第一人称视角为原创人物

*两个普通纽约儿童的普通故事

*设定时间线:内战→无限战争〔两年〕→战争结束〔二年〕→开始恢复〔一年〕。共跨度五年

当杰米向我抱怨他的钢铁侠玩偶胸口的灯不再亮,而原因是他隔壁床约翰的美国队长玩偶把电全部吸走了之后,我就知道事情在朝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可是杰米。”我试图向他讲道理。“你们的玩偶都不是一个厂家的,而美国队长玩偶甚至不需要用电。他该怎么吸跑你的电呢?”

“哦,谁知道。”杰米有些恶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也许他们那个生产美国队长的工厂里会给玩偶安装上什么邪恶的装置呢?”

我闭上了嘴,低头看着我的蜘蛛侠。和杰米一个厂家的,但他不会发光,不需要用电,所以我也没法确定我的蜘蛛侠的电有没有也被吸走。

杰米讨厌美国队长。从我们话还不会说,路也没法走几步,第一次接触那些人物的时候,杰米就对美国队长有种不明的厌恶了。

我是足够了解杰米的。我和他一起长大,据说我俩是在同一个地方抱来的,却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共同生活在这所斯塔克国际资助的孤儿院里。但即便我甚至知道杰米喜欢用哪几个脚趾头去夹袜子,到至今我也还始终没有弄清楚他为什么讨厌美国队长。

我曾问过杰米他为什么不能像我们一样每一个人都喜欢,非要对美国队长那么大恶意。

“你不懂,艾米。这是男孩的事,男的才懂男的,你不会懂是为什么的。”他这么回应我。好吧,总之。不管是不是因为“男性之间的感觉”这种原因,他抱着他的那种厌恶到也算过了一段安稳的日子。

在我们6岁那年,复仇者之间发生了“内战”,他们似乎散伙了,美国队长与钢铁侠也不再一起出现了。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些。杰米比我着急得多,他到处去打听,想搞清楚是不是美国队长对钢铁侠做了什么混账事。可大人们似乎并不想让我们了解这件事,把消息封锁得死死的,一点儿也不透露给我们,就连平常最好事的那类大人,也开始考虑到我们是孩子,一看见我们靠近就停止了讨论。

但杰米还是钻到了空子。他发现一个已经不用的清洁工休息室里的电视机还能用,便在某一天溜到了那里面去看新闻。

结果有些可想而知。在那些报道中,有着不少关于美国队长的负面报道,杰米不在乎。不过显然说钢铁侠坏话的人更多一些,那些评论和揣测都糟糕透了。杰米为此恨透了电视,并打定了除非是播飞天小女警和彩虹小马,否则他绝不会看电视播出的任何东西——而那之后他对美国队长的厌恶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但现在可是一个信息时代,我们还不能够上网,想要了解更多课堂以外的东西,除了看书就只能是看电视了。于是为了他不会错过一些该知道的东西,我便担下一项重任:由我去看电视,再由我自己决定把适合杰米知道的东西转述给他。这项习惯一直到那场灾难开始才有所中断。

我是属于消失的一员,当时我正一边和他说记者发现钢铁侠大老远跑到马达加斯加就是为了吃个烤鱼排的事,一边伸手试图多拿一个杯子蛋糕。结果没拿住,蛋糕掉到了地上。杰米对着我发出尖叫,我看向自己的手,发现它正在一点点消失,我还没来得及也开始尖叫,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等我重新能睁开眼时,距离当时已经过去两年了。我躺在一个周围似乎都是和我一样的消失者的大房间里。杰米守在我床边,据说曾经消失的人重新恢复时都是昏迷的,陆陆续续的才不断有人醒过来。

我看着在床前照顾我的杰米,他变得高大了,也更成熟了。他现在已经快11岁了,而我还保持着两年前的模样。他给我说他很幸运,孤儿院里消失的人并不多,很多大人都还在,他还有被照顾。我看着他,我知道,即便有再多的大人,杰米作为这场灾难中的幸存者,也必须去承担很多他还没法承担的东西,他现在已经像个男人一样了。

有条不紊地恢复着,初期有些混乱,但人们还是逐渐找回了那些人类社会原有的秩序。杰米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当年的幸存者多多少少都有这样的毛病。我也不打算烦他,失而复得的心惊肉跳双方都有。

为了让我俩都能够放松些,我问他那两年里有没有发生有趣或者特别的事情。

“有。”他说,语调却有些干巴巴的。“我见到了钢铁侠和美国队长。”

杰米说,在我正消失的那会儿,钢铁侠正待在外太空,也差点死掉。后面过了好几个月,他才重新回到了地球上。钢铁侠一回来,还没赶得及喘口气,就开始火急火燎地和他残存的前队友们〔包括美国队长〕,开始收拾大批的烂摊子。虽说他们得做的工作多得光是想想就让人绝望得喘不过气来,但他们还是额外分出神来关心一下那些没消失的孩子。正是在这个契机下,杰米见到了真实的美国队长和钢铁侠。

事实上,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来看望这的人的时候杰米并不在,他和安妮小姐去摘土豆了,回来的时候听说自己错过了钢铁侠,杰米就闷闷不乐地跑到了一个小园子里难过去了。结果就在那里遇见了还没离开的美国队长和钢铁侠。

“然后呢?然后呢?”我急问道。

然后杰米就不肯说了,他遇见了他们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之间有没有说些什么,他俩为什么在那里,他什么也不说。“他们以后还会来一次的,你还有机会。”杰米转移了话题。

杰米不想说的就只能先放着他不说了,我也只能作罢。但我猜,他们之间还是发生了点什么的,因为杰米似乎对美国队长没有以前那么厌恶了。

一切逐渐回归正轨后,我给杰米报新闻的活动又重新开始了。杰米说我不在的那段时间,反正也没有节目会播了,所以对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杰米,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又一起开新闻发布会了。”“杰米,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一起出席了一场公开论坛会。”“杰米,这次的探望活动又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一组。”这不怪我,很长的一段时间,摄像机们都在围着那两个人转。约翰曾经笑话我和杰米是连体婴,可如今我看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腻乎程度,和我跟杰米比起来更要有过之无不及一些。幸而杰米已经没那么厌烦美国队长了,听到我嘴边挂满了美国队长这几个字〔不得不,要想说钢铁侠就得带着美国队长〕,他也没说什么。

“哦……杰米……”我盯着电视,为现在正在播报的东西有些惊讶。电视中他俩刚刚在大众的见证下,一起戴上了对他们进行临时监控的手环,我看不懂是什么。但后面钢铁侠所说的那一大段话我则确信我听懂了。

“杰米,钢铁侠说他要分他一半的公司给他的未来伴侣呢。”

“他要结婚了?”

“听他说的那个语气倒像是……”

“哦。”杰米一个眼神也不肯给我。“他是该结婚了。”

“你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杰米。你不是最不希望他结婚的人吗?‘婚姻会阻碍他前进的脚步’,你是这么说的。”

“因为他这次看起来很开心。”杰米终于肯面向我说话了。“那次在园子里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了,他要结婚了。虽然那个时候还太早,但我知道这也是迟早的,他看起来真的很开心。即使当时他还有那么多破烂事得做,但他仍有很多那种错过时光又失而复得的幸福感……你能听懂这是什么意思吗?艾米。没关系,你不懂也没事,也不是非得懂这个……”

杰米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盯着我,让我感觉怪怪的。我的确不懂他说的那些幸福感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说的很多东西我都不懂了。

“那你知道他的结婚对象是谁吗?杰米。”

“噢。”杰米翻了个白眼,那像极了钢铁侠。“你明天就能看到真货了,如果我没猜错是那个人的话。”

可是明天只有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会来我们这。

我和杰米站在人群的后排,看着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被孩子们包围着。杰米不让我现在跟着挤到了他们面前去。

“杰米,钢铁侠的结婚对象是美国队长吗?”

“呃啊,我猜是的。”杰米的语调听起来有些不情愿。

“你不感到惊奇吗艾米?”

“噢。”我转头重新看向那两个大人物。“你说得对,杰米。看一眼就知道了,太明显啦。”

但杰米却和我说,他发誓就我们这待的这个孤儿院,绝对只有我俩知道这件事,大人们也不知道,他们都看不出来。这怎么会呢?他俩脸上的表情,真的很明显。虽然我没法形容出那个表情是不是所谓的什么时光什么复得的那种幸福感,可我确认那就是他们两个人发誓要永远在一块儿的那种表情。

“你的接受能力也太好了。”杰米开始念念叨叨。“虽说站在我比谁都清楚这个,但这事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太始料未及了。说真的,谁能想到啊,那个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以前我真的有在怀疑他俩真的会做针锋相对以外的事么,再说了,美国队长哪里好,他也不过是……”

“杰米,你明明很为他俩开心。”

“不,我是为了钢铁侠开心,另外一个人走可无所谓。”

“可你已经没那么讨厌他了的。”

“那也只是因为钢铁侠喜欢他而已。”

就在我和杰米争论的当头,我发现原本围在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身边的孩子们全都不知道被领到哪里去了,只剩我和杰米还站在这个小广场里。而那两个人明显是认出了杰米,开始向我们走来。

“天啊杰米!!他们走过来了!”我发出尖叫。

“嘘——!他们听得见艾米!”

“你好啊,小淑女。”钢铁侠最先朝我蹲下身来。“第一次见,你是杰米的妹妹吗?另外,杰米,好久不见,见到你我很开心。”

“你也好,斯塔克先生。”我发现杰米在他俩面前呈现了肉眼可见的僵硬。“不,她不是我的妹妹。顺便,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此时美国队长也蹲下来朝我打招呼。

“你好呀,美国队长先生。”我说,并开始来回扫着他俩的脸,最终还是决定问出来:“美国队长先生,你要和斯塔克先生结婚了吗?”

“天啊!!艾米!”

只见队长和钢铁侠被我这个问题问得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我会说这个。他俩对视一眼,然后钢铁侠最先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哦,哦,我的天呐。您可真是个聪慧的女士。上帝啊,告诉我们没有把这件事写在脸上。”

“并没有,斯塔克先生。”我背着手,礼貌地回答道。“是杰米告诉我的,他说他第一次和你们见面的时候就猜到了。”

“哦天呐,这是真的吗?杰米。”

“是的,先生。”杰米干巴巴地说,显然对我把他一下子就抖出去的行为有所不满,他或许认为这会败坏他在钢铁侠心中的形象。

“哦……你们可真是。”钢铁侠扶着头继续嘿嘿地笑着。“我们从半年多前开始。”他比了个手势。“我们从半年多前才开始认真讨论这件事,可周围可没有一个人察觉到我俩的事。可杰米,你。这个世界还在一团糟的时候你就预感到了,对吗?你可真是个小天才。”

“是,是吗。先生。”杰米有些受宠若惊,估计没想到他可以因为这件事被钢铁侠夸“小天才”。

我的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证实,我很开心。于是我把头转向一直朝我们笑着却没有说话的美国队长。

“美国队长先生?”

“是的小姐,又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嗯……”我斟酌了一下词句,试图用一个“大人化”一些的词汇来构成我的句子。

“当然有啊,小姐。”

“什么是幸福感?”

“这样。”美国队长朝着我微笑。“每个人的幸福感是不一样的。听说你是消失过的,对吧,孩子?那么,和杰米待在一起与消失掉自己一个人,又或者是和别人去别的地方生活,不能再和杰米在一起。你比较想要哪一个?”

“和杰米待在一起。”我想都不想地回答道。

“那么,比起和杰米在一起,其他时候所缺少的那些东西,可能就是属于你的幸福感了。”

这样,我点了点头。有些懂了。我张了张嘴,本来想问出我今天最后的一个问题的。「美国队长先生您很爱着斯塔克先生的吧?」结果我发现队长先生一回答完我的问题,便转头去看旁边的钢铁侠了。哦,好吧,不用问啦。因为此刻队长先生的表情就像是我吃过的小狗曲奇饼上的表情一样。问题都得到了解决,我也心满意足了,便也跟着转头看向钢铁侠那边。杰米和钢铁侠也刚完成了一场谈话,他俩之间似乎达成了什么约定,杰米的脸变得红扑扑的。

现在,美国队长和钢铁侠都站起了身来,我试图不那么难过地向他俩告别。钢铁侠安慰我说我们以后还会见很多次面的。把我安慰好后,他们就放心的准备离开了。我原以为他们回去大门那边坐什么车离开,但没想到钢铁侠直接就搂着美国队长飞走了。

“杰米。”

“嗯?”

“不要生气了,我想你好好请求的话钢铁侠下次也会带你飞一次的。”

“……”

彩蛋

〔1〕

“感谢我吧艾米!”杰米叉着腰,神气十足地对我说。“托我的福哦!钢铁侠邀请我们俩到时候参加他的订婚仪式和婚礼。”

〔2〕

当我告诉杰米美国队长对我说的关于幸福感的解读之后,他对美国队长的厌恶就又少了一截。

〔3〕

后来杰米告诉我,他之所以那么肯定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之间的关系,是因为当初他到园子里时发现美国队长正在照顾心脏不好的钢铁侠。而他俩之间的那种眼神他一辈子也没法忘记。

这个星期lofter粮好少呀,大家都临时跑去吃毒埃无心产粮了吗〔对不起我也是〕


早上六点多起床看见了,直到现在都晕乎乎的,一点也不真实。

2018,你到底要像2008一样在我生命中留下怎样的记忆啊。

来世还追您的漫画


看完毒液了,毒液真好用,打架跑步还可以帮忙追妹子。不说了我去找肉看了


【盾铁】史蒂夫对此感到不可理喻〔极短一发完〕

*复一后

*托尼风流史提及

*真香

  史蒂夫第一次撞见托尼的好事时,仅是在纽约大战之后。

  正式别离后,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就没有再见过面了。倒是后者还在继续时不时的霸占一下纽约报纸的版面,与每个购买报纸的纽约人见面。

  史蒂夫在大战结束后没休息几天就重新回了神盾局,重新去接一些工作。因为刚经历了大战,全局上下都跟忙,但考虑到史蒂夫在这场战斗中的辛苦与他目前对现代的熟悉程度,局里也只是给他安排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情罢了。

  而这次史蒂夫成为了跑腿的。他被要求送一份不能用电子传送的文件去给斯塔克看,似乎有关航空母舰的整修。

  “正好,让你去和他见个面。毕竟你们都是一个队伍的人了,你俩还是多见见面搞好下关系比较好。”弗瑞说。

  于是史蒂夫就去了。

  于是史蒂夫就撞见托尼的好事了。

  “哦,哦操!队长?你怎么,贾维斯!你怎么没提醒我?操,队长你等等,我得去……”

  于是一时间大厅里就只剩下了看着托尼跌跌撞撞突然跑走似乎是要去拿什么东西的史蒂夫和因这个突发事件而突然被遗忘在一旁的一位超级模特。

  好吧,史蒂夫不是没有听过托尼斯塔克的好名声〔连人家本人都承认〕,可不代表史蒂夫能接受在这样的公共房间里的一出活春宫。

  “哦,你的表情糟糕透了,第一次见这种事吗?”

  史蒂夫回过神来,发现那位模特还站在大厅里,似乎并没有因为被人撞破和托尼的遗忘而感到尴尬和气恼,反而还在向自己搭话。

  “拜托,那可是托尼。你既然和他有了交际——不管是不是朋友,就该有心理准备会在他身边遇见这种事。”

  “呃,抱歉。我不能理解,斯塔克就那么能让你们和他到处……”是的,在航母上的吵架中生出的偏见已经在史蒂夫看着托尼从虫洞中掉出来的时候所剩无几了,但史蒂夫依旧对托尼的这种所谓的“二十一世纪的开放与包容”理解不能。

  然而女孩并不理解史蒂夫的疑惑,就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史蒂夫说:“嗯呒……没事,等你和他睡过一次就能理解了。”

  “等,什么?”史蒂夫险些没站稳。“不,我不会和他,我和他只是工作关系,这怎么可能。而且我们还都是男……”

  “哦得了吧。”女孩翻了个白眼,并且理了理自己的内衣带〔史蒂夫为此尴尬地移开了眼〕。“你是我见过的第……十三还是十五个?说过这种话的人了。我曾亲眼见着我的闺蜜为此发誓:如果她会对托尼斯塔克这种人着迷那么她就一文不值了。结果最后比我先爬上了托尼的床。托尼能让任何人迷上他——只要他想。你会忍不住想和他做任何事。至于,都是男性?呃啊,只要你不是未成年,性别甚至不该是被考虑的问题。”

  “那么,现在我要去托尼的房间等他了,希望你和他谈的工作能谈得快一些——可别代替我和他在这搞起来。留点时间给我,毕竟今天的机会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女孩朝史蒂夫眨眨眼,然后一边轻轻念叨着这年头像自己一样关心男人工作的好女人可不多了的之类的话一边转身朝电梯走去了。

  天呐

  史蒂夫看着模特离开的背影内心狂呼道。

  这是个什么可怕的世界啊,托尼斯塔克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当然,几年后终于成功和托尼滚到了床上,一晚翻云覆雨后把昏睡的托尼搂在怀里,准备幸福地入睡的史蒂夫突然想起当时的那段对话时脸上的表情是如何精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满怀愧疚地补了一个和万圣有关的
*依旧是科学组的快乐聊天系列


“科学坏人帅爆了布鲁斯!”

“谢谢托尼,你的‘试图控制人类的外星王子’也很帅。”

“和浩克商量好了吗?”

“是的,等你们大吃大喝的后半场开始时我就让他来。”

“他打算打扮什么?”

“圣诞老人。”

“哇哦。”

“队长呢?”

“他前不久刚和我看了《别惹小孩》,所以,他似乎试图弄一套那里面的那种南瓜装。直到今晚之前他都还不打算让我看看。”

“队长那种大块头穿那种南瓜装感觉会很特别。”

“对,所以我打算今晚和他上床之前灭掉所有的南瓜灯。”

“呃,老天。”

“你觉得他会用棒棒糖打我的屁股吗?”

“你不如祈祷他保护好你的身体别被其他的南瓜头用棒棒糖割掉你身上的哪个部位比较好。”

“没事,我抱着史蒂夫的‘大南瓜’就不会有事了。”

“我理解你打算今晚求婚的紧张,不代表能接受你的跑火车,从现在开始,闭嘴。”




〔里面他俩聊的都是《别惹小孩》,一部恐怖惊悚电影,故事中不遵守万圣节传统〔比如在万圣节还没结束就把南瓜灯灭掉〕的人都会南瓜人形象的万圣精灵干掉〔凶器中有被啃得尖锐无比的棒棒糖〕。而好好抱着南瓜灯的人可以受到保护不会被恶灵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