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雅嘎子是脆的

*凡事皆可爱你

主盾铁/铁盾
阶段性混乱杂食,什么可爱吃什么,再怎么杂食如果一辈子只能吃一个cp我选择Stony
不定期性Stony洁癖不拆可逆
半个BG狗
我爱AA,我爱AA,我爱AA



aph已退。

早上六点多起床看见了,直到现在都晕乎乎的,一点也不真实。

2018,你到底要像2008一样在我生命中留下怎样的记忆啊。

来世还追您的漫画


看完毒液了,毒液真好用,打架跑步还可以帮忙追妹子。不说了我去找肉看了


【盾铁】史蒂夫对此感到不可理喻〔极短一发完〕

*复一后

*托尼风流史提及

*真香

  史蒂夫第一次撞见托尼的好事时,仅是在纽约大战之后。

  正式别离后,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就没有再见过面了。倒是后者还在继续时不时的霸占一下纽约报纸的版面,与每个购买报纸的纽约人见面。

  史蒂夫在大战结束后没休息几天就重新回了神盾局,重新去接一些工作。因为刚经历了大战,全局上下都跟忙,但考虑到史蒂夫在这场战斗中的辛苦与他目前对现代的熟悉程度,局里也只是给他安排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情罢了。

  而这次史蒂夫成为了跑腿的。他被要求送一份不能用电子传送的文件去给斯塔克看,似乎有关航空母舰的整修。

  “正好,让你去和他见个面。毕竟你们都是一个队伍的人了,你俩还是多见见面搞好下关系比较好。”弗瑞说。

  于是史蒂夫就去了。

  于是史蒂夫就撞见托尼的好事了。

  “哦,哦操!队长?你怎么,贾维斯!你怎么没提醒我?操,队长你等等,我得去……”

  于是一时间大厅里就只剩下了看着托尼跌跌撞撞突然跑走似乎是要去拿什么东西的史蒂夫和因这个突发事件而突然被遗忘在一旁的一位超级模特。

  好吧,史蒂夫不是没有听过托尼斯塔克的好名声〔连人家本人都承认〕,可不代表史蒂夫能接受在这样的公共房间里的一出活春宫。

  “哦,你的表情糟糕透了,第一次见这种事吗?”

  史蒂夫回过神来,发现那位模特还站在大厅里,似乎并没有因为被人撞破和托尼的遗忘而感到尴尬和气恼,反而还在向自己搭话。

  “拜托,那可是托尼。你既然和他有了交际——不管是不是朋友,就该有心理准备会在他身边遇见这种事。”

  “呃,抱歉。我不能理解,斯塔克就那么能让你们和他到处……”是的,在航母上的吵架中生出的偏见已经在史蒂夫看着托尼从虫洞中掉出来的时候所剩无几了,但史蒂夫依旧对托尼的这种所谓的“二十一世纪的开放与包容”理解不能。

  然而女孩并不理解史蒂夫的疑惑,就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史蒂夫说:“嗯呒……没事,等你和他睡过一次就能理解了。”

  “等,什么?”史蒂夫险些没站稳。“不,我不会和他,我和他只是工作关系,这怎么可能。而且我们还都是男……”

  “哦得了吧。”女孩翻了个白眼,并且理了理自己的内衣带〔史蒂夫为此尴尬地移开了眼〕。“你是我见过的第……十三还是十五个?说过这种话的人了。我曾亲眼见着我的闺蜜为此发誓:如果她会对托尼斯塔克这种人着迷那么她就一文不值了。结果最后比我先爬上了托尼的床。托尼能让任何人迷上他——只要他想。你会忍不住想和他做任何事。至于,都是男性?呃啊,只要你不是未成年,性别甚至不该是被考虑的问题。”

  “那么,现在我要去托尼的房间等他了,希望你和他谈的工作能谈得快一些——可别代替我和他在这搞起来。留点时间给我,毕竟今天的机会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女孩朝史蒂夫眨眨眼,然后一边轻轻念叨着这年头像自己一样关心男人工作的好女人可不多了的之类的话一边转身朝电梯走去了。

  天呐

  史蒂夫看着模特离开的背影内心狂呼道。

  这是个什么可怕的世界啊,托尼斯塔克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当然,几年后终于成功和托尼滚到了床上,一晚翻云覆雨后把昏睡的托尼搂在怀里,准备幸福地入睡的史蒂夫突然想起当时的那段对话时脸上的表情是如何精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满怀愧疚地补了一个和万圣有关的
*依旧是科学组的快乐聊天系列


“科学坏人帅爆了布鲁斯!”

“谢谢托尼,你的‘试图控制人类的外星王子’也很帅。”

“和浩克商量好了吗?”

“是的,等你们大吃大喝的后半场开始时我就让他来。”

“他打算打扮什么?”

“圣诞老人。”

“哇哦。”

“队长呢?”

“他前不久刚和我看了《别惹小孩》,所以,他似乎试图弄一套那里面的那种南瓜装。直到今晚之前他都还不打算让我看看。”

“队长那种大块头穿那种南瓜装感觉会很特别。”

“对,所以我打算今晚和他上床之前灭掉所有的南瓜灯。”

“呃,老天。”

“你觉得他会用棒棒糖打我的屁股吗?”

“你不如祈祷他保护好你的身体别被其他的南瓜头用棒棒糖割掉你身上的哪个部位比较好。”

“没事,我抱着史蒂夫的‘大南瓜’就不会有事了。”

“我理解你打算今晚求婚的紧张,不代表能接受你的跑火车,从现在开始,闭嘴。”




〔里面他俩聊的都是《别惹小孩》,一部恐怖惊悚电影,故事中不遵守万圣节传统〔比如在万圣节还没结束就把南瓜灯灭掉〕的人都会南瓜人形象的万圣精灵干掉〔凶器中有被啃得尖锐无比的棒棒糖〕。而好好抱着南瓜灯的人可以受到保护不会被恶灵伤害。〕

*复三后

*万圣贺文〔但和万圣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头没尾






  史蒂夫带着托尼逃了,骑着他的哈雷。


  最开始谁都没有说话,托尼也没有问史蒂夫要把他带去哪里。


  自从托尼从泰坦星回来后,眼睛就不太看得清东西了,有时近乎失明。谁也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在这场灾难中遭受什么似乎都不会奇怪。

  但托尼还得工作。托尼是个太过公众的人物,他得担起的担子不比目前政府现存人员要担的少。所以托尼还得工作,一只耳朵听着星期五给他转述的文本资料,另一只耳朵用来承受别人传给他的喧杂的争论、谩骂、诘问、哭喊。他戴着墨镜和别人吵架,又把自己要写的文本转化到纸上往那些讨厌鬼的脸上砸。就在刚刚的一场国会会议中,过于混乱的状况连托尼的墨镜都被打掉了下来。不幸的是这次美国队长也在场,于是他忍无可忍地扯着托尼逃了出去。

  摩托车在一片片的城市废墟中穿行着,托尼看不清周围的景物,只感觉车开了很久,没有戴头盔的脸也渐渐习惯了风的吹打。

  天看起来阴沉沉的,托尼朝天空迷了眯眼睛。不知怎的就突然就开始哼起歌了。

  史蒂夫听到托尼发出声音时吓了一跳,有些小心翼翼地望后面望去,看到托尼虚睁着他那开始变得有些灰白的眼睛,虚虚地朝天空望着,脸上带着一种近乎飘渺的表情,慢悠悠地哼着史蒂夫从来没听过的调子。

  “那个叫星云的蓝皮小姑娘唱给我听的。”感受到史蒂夫的视线,托尼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哼着。

  得到答案的史蒂夫转过头,继续向前开车。


  周围的景色逐渐荒芜了起来,眼睛再看不清楚托尼也能发现那些大片大片的废弃楼房开始不再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了。托尼哼歌的声音停了下来,他一瞬间仿佛感觉史蒂夫打算把他带到世界尽头永远不回来了一样。

  “就先别回去了,今天。”史蒂夫突然出声。

  “什么?”托尼猛地看向史蒂夫,直直盯着他的后脑勺。“不回去?队长,你不是想……”

  “我不想逃!”史蒂夫的吼声被吹散在了飞快行驶的车后。“我不是在逃,我是想让你暂时离开,哪怕一天。你不能让你自己每时每刻都得去面对那些——”

  “够了,你简直就像钻石一样易碎,史蒂夫。”托尼冷冷的声音从史蒂夫身后传来。“且如北极星一样善变,并如这两者一般随处可见一文不值。你如今只需要做个在太阳系中毫无存在意义的太阳就够了。什么都帮不上的话就别添乱。现在,送我回去。”

  史蒂夫的身子一瞬间僵直了,他手默默用力,让车更快地向远方跑去了。


  车终于停了下来,托尼没要史蒂夫帮忙,自己离开了后座。

  车停在了一条公路边上的一片草坪旁,因无人打理而长出的杂草也都变成了枯黄色。托尼还是什么都没有问,问史蒂夫为什么要来这,就像史蒂夫也什么都没说一样。

  车停了托尼才发现周围是一点风也没有,干干燥燥的。他靠着视网膜中可怜兮兮的一点图像去拔了棵尚显肥大的狗尾巴草。把它伸到了在一旁叉着手靠着栏杆仿佛在生闷气的史蒂夫的鼻子底下挠了挠。

  “嘿!”史蒂夫嗔怪道。

  “你就像一只兔子!”托尼大笑。“那种野生的野毛兔,莫名奇妙被人类的猫叼回了家,然后只能在笼子的角落里卷成一团生闷气的兔子!”

  “我才不是兔子。”史蒂夫不自在地搓了搓鼻子。

  “来,大野兔。告诉我为什么我三个月前就叫你剃掉的胡子现在还黏在脸上呢?”

  “你说你来帮我剃的,你不剃,我就留着。”史蒂夫委屈。

  “呃啊。”几乎成为一个瞎子也不能阻止托尼翻白眼。“如果你不介意我现在这副能能把你鼻子都割下来的鬼样子我是可以帮你剃。”

  “没关系的。”托尼感到史蒂夫的视线集聚在他的脸上。“再等不了多久你就能帮我剃了。”

  “我这段时间最大的安慰就是不用看清你那张乱七八糟的脸。”

  “是啊,这张脸就是给你看的,你看不到的话就怎么乱七八糟都无所谓了。”

  “噗。”托尼转过头吃吃地笑着。“世界真的变了呀,你这焖锅一样的家伙都那么会说话了。”

  史蒂夫就那么站在托尼面前,一边跟着笑,一边可劲儿地盯着他瞧。

  “回去吧。”最终不知道谁还是这么说了。


  史蒂夫把托尼送回了国会大厦,看着他重新被人领了进去。

  托尼跨进大门后,就转身向史蒂夫比了一个“打给我”的手势。

  史蒂夫开心一笑,转身骑着车走了。

  他得去找布鲁斯,带他去研究研究那个他原计划是要刚刚带托尼去看的那个或许能让托尼眼睛好起来的东西了。






〔病得头昏脑胀的一篇意识流。感觉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所以估计别人也看不懂。😭稍微说一下吧。

托尼那句话是反话:金刚石是自然界中最坚硬的物质;北极星是恒星,在天空中的位置看起来永恒不变;两者一个价值连城,一个独一无二;太阳若无存在的意义,八大行星还要如何运行。

这个世界正在重建,房子建好后需要一个好的宣传才能走更多人来住。史蒂夫就是最好的代言人。托尼需要他来重建这个世界的信心,所以想让他离现阶段那些繁复的东西远一些。〕


自以为单恋铁









  “哦,单恋……这种事虽然悲伤。但也是一种美好的存在。”托尼无不感慨地看着手里的螺丝帽慢悠悠地说。

  “什么,托尼斯塔克也用得着单恋吗?”布鲁斯毫无性质地撇了他一眼。

  “你这是偏见!布鲁斯甜心。托尼斯塔克也可以经历单恋,什么样的感情都经历一下才是最完美的不是吗?我也会喜欢人,所以我也单恋的权利。”

  “哦,好吧,那么能被你这可贵的单恋选中的倒霉蛋是谁?”

  “呃……”

  “不会吧托尼。”布鲁斯猛地转过头看向托尼。“你竟然没在0.53秒之内给我报出一串名字?你这次认真的?”

  “你这么了解我我可真高兴。”托尼干巴巴地说。

  “哦……抱歉,我真没想过你也会……好吧那个幸运儿是谁?”

  “不,他是倒霉蛋。”

  “不,是幸运儿。以及,他?”

  “对啊……他”托尼捂着脸说。

  “嘿,他是怎样的人啊,能让托尼斯塔克都这么没信心?”

  “他……他就是初春的玫瑰荔枝口味的绵绵冰、初夏叶隙的光线、夏夜的萤火、秋天布桌上的枫糖、冬……”

  “老天,美国队长?”

  “?!!你怎么猜出来的,这个描述应该只有我用才对!”

  “是啊,不幸的是这些形容在你以前和史蒂夫第234次吵架你到我这做第567次心理发泄时被你说出来过了。”

  “我恨你和你的心理治疗。”

  “我当时就应该注意的。”布鲁斯叹了口气。“可惜当时实在是被你催眠得太困了,过后什么都忘了。”

  “向我发誓你会把这个事烂在肚子里。”

  “嘿!为什么。”

  “因为这是单恋。”

  “哦,托尼。你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说这是单恋了。”

  “什么?你真的有弄清楚对象是美国队长吧,而另外一方是我。因此这就是单恋,就和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答案确凿。”

  “你知道一加一有时候可以可以大于二的。”

  “你那是哲学意义上的,一点也不科学。”托尼撇撇嘴。

  “感情不需要科学,托尼。”

  “那么这就是真理。”

  “真理也不是这样订的。”

  “好吧,推翻我在单恋这个说法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我是关心你,托尼。你不觉得这事并不是毫无可能性的吗?”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和他又可能性的错觉?我情愿去信希尔向佩珀求婚概率还大些。”

  “大概是史蒂夫最近和你的接触频繁度和他对你的接触方式给我的感觉?”

  “哦。他开始对我笑可不是一份正常感情的证明。”

  “托尼,你喜欢他你就得去试试。”

  “啊啊啊,我会试的,大概等到他老到没人喜欢以后我再去碰碰运气?”

  “如果史蒂夫也喜欢你的话他不会希望你这样不看好……。”

  “布鲁斯……现在真不适合这个。”托尼打断了他。“你不知道,现在真的不合适,就算他真的也能有点什么,也不合适。我还不够……我还得再努力些,才能说服我自己去面对他。”

  “有时候单恋真的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不是吗”托尼把眼睛移开。“你得不到,不能拥有,但也不会太过悲伤绝望。反而那唯有的一丝丝美好就足够你快乐幸福了。那种不满足感对我来说够了。”

  “托尼……”布鲁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并拍了拍他的肩。“我也会帮你看着的,好吗。是有希望的。”

  “嗯……”

  “……”

  “……”

  “……”

  “托尼,聊完了?那你们可以休息下了吧。布鲁斯,下午好啊。”

  “!!队长?!你什么时候来的。”

  “哦哦,队长,下午好。”

  “在门口待了十来分钟啦,看你们似乎讨论什么挺认真的样子就暂时没进来打扰你们啦。”

  “队长,突然来有什么事吗?”

  “哦,布鲁斯,我给你和托尼烤了蓝莓蛋挞,上去吃一点吧。”

  “我要去吃第一个!!”

  “哇哦,一下就跑走了。”

  “真是,其他事他也那么积极就好了。那么博士,我们也上去吧。”

  “……队长。”

  “嗯?”

  布鲁斯摘下眼镜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史蒂夫。

  “你有最高权限对吧。”

  “嗯,是的?”

  “那这个实验室的隐私设置对你应该是没有用的对吧。即使在门外待很久,里面说什么你都能听到不是吗?”

  史蒂夫什么也没说,只是对布鲁斯露出了一个托尼所形容的那种,焦糖布丁般的笑容。




嗯……回想一下单恋其实也是一种很甜蜜的感觉。x


【盾铁】始料未及〔2〕

*复四后
*前篇〔1〕
*为一个系列,但时间线并不连贯,可独立阅读。
*这是一篇纯盾铁,真的
概:所有人都对这点深信不疑:史蒂夫深爱着他的巴基。连巴恩斯本人都开始去想要怎样才能委婉拒绝才能不伤到他那位好发小的心。因此没人能料到那个晚宴中史蒂夫和托尼那个当众的吻。




  彼时并没有多少人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交谈对象。娜塔莎甚至在向布鲁斯展示她的新发色:雾霾蓝。

  巴恩斯躲在了一个角落里,叉着一只手,靠着一根柱子,慢慢抿着手里的一杯香槟。他并没有多少享受这场宴会的心思,他最近有着一个很大的烦恼。
  随着战争的结束大家的神经都放松了下来,许多曾经没有精力去关心的一些小细节小事情被复仇者们重新搬回上了台面。其中就少不了巴恩斯的事。今巴恩斯意外的是,人们并不是要找他算什么新仇旧帐,向他迎来的是大波的复仇者的八卦之心。
  “我早就想问了。”萨姆第一个开口。“你俩以前是不是有点什么。”
  巴恩斯震惊了,紧接着复仇者们搬出了大批证据摆在了他的面前:因七十年前没能拉住的手而耿耿于怀、听闻巴恩斯的消息后急迫的寻找、为了不和巴恩斯打架而情愿把自己的盾给扔海里、为了巴恩斯和政府作对并成为通缉犯、为了保护巴恩斯和他老友的儿子打架、最后还有当初瓦坎达一战巴恩斯消失后他绝望的表情。这种种既指向明确又有些意味不明的事件使复仇者们都对一点深信不疑:史蒂夫深爱着他的巴基。
  本来是想拿来当笑话听的巴恩斯听完复仇者们举出的这些例子后发现他本来就有些千疮百孔的脑子烂得更惨了。
  “当时和他一起躲着神盾去找你的时候我就好奇了,能让美国队长露出那么焦虑表情的人对他能是怎样的存在啊。”娜塔莎好笑地看着他说。
  “什么?原来队长和冬日战士有关系呀。难怪当初队长听说巴恩斯有事就跑去找人连法案都不管了呢。”旺达惊讶地说。
  “你们绝对不想知道我当初跟着他们俩的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萨姆故作受伤地说。
  “什么?他们两个才是?那他和斯塔克什么情况?”鹰眼不合时宜地说。
  “跨越七十年还能做到这些!不是爱还能是什么!”网上的粉丝兴奋地说。
  巴恩斯彻底混乱了。

  “该不会要实锤了。”经过复仇者们的狂轰滥炸,又通过一阵子对史蒂夫的观察,巴恩斯突然有些害怕了。
  世界和平了,似乎终于连美国队长都愿意放松下来去做点自己的事了。巴恩斯发现最近史蒂夫开始有些频繁地来找自己问他对于现代一些东西的审美。
  “巴基,你看我刮了胡子剪了头发。这样是不是又精神多了,有年轻小伙子的感觉了吗?”
  “巴基,你说如果想先去中央公园野餐再去听歌剧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比较好?”
  “巴基,你看这个领带颜色怎么样?你喜欢吗?”
  “巴基,你看我这样穿帅气吗?”
  “巴基,郊游你喜欢去河边还是爬山?”
  嗯,很精神,很年轻。我不去听歌剧,别问我能穿什么。不,这领带颜色我一点也不喜欢,金红什么鬼。嗯,帅飞天了。都不喜欢,我更喜欢待屋里。巴恩斯一边应付着史蒂夫一边忐忑不安地想自己得赶快找法子了。从最近史蒂夫的种种表现来看,巴恩斯觉得他的这位老伙计似乎真的对自己产生感情了。他需要拒绝这份感情。
  为此巴恩斯找到了托尼斯塔克——毕竟现在大部分复仇者都处于看热闹阶段。再说,在自己看来,托尼斯塔克,这位21世纪花花公子这个名词的代言人,对于这种委婉拒绝一份感情的问题处理起来应该是得心应手的才对。
  于是他就跑去了小斯塔克的工作室里,向他说明了自己最近的难处。他说了史蒂夫疑似对自己的爱,和自己如何看中他们之间的友情。以及最近对方似乎有要开始行动的趋向——不,他没有对托尼说出那个人是史蒂夫,他担心托尼会说漏嘴,让史蒂夫提前知道自己的拒绝,伤心难过〔说得像是晚知道就不过难过了似的〕——鉴于大战后托尼斯塔克和史蒂夫的关系似乎恢复得不错的情况下。
  “所以说。”托尼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既然有这么一个完美到爆炸又和你关系如此亲密的朋友,你为什么不试着接受一下呢?”
  “嘿!”巴恩斯抗议。“罗迪可不会像你告白!”
  “好吧。”托尼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这事你也不能急,你给我点时间想想——鉴于罗迪并没有向我示过爱,我没有经验。你现在不如先去准备下今晚的晚宴怎么样?”
  可我觉得他就是打算要今天的晚宴表白了。巴恩斯张了张嘴想说道,但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托尼的工作室。算了,该来的总会来,船到桥头自然直。

  “巴基,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巴基猛地被这一声问候吓出了回忆杀。他向侧边一看,发现史蒂夫从柱子后面绕了出来。哦,他今晚帅气得仿佛是个天神。巴恩斯不禁想到。
  “我……就想一个人待着。”巴恩斯揉了揉脖子说到。完了,这个场合,孤男寡男独处一片区域〔是的,他俩离晚宴的主流人群可有些距离〕。太适合告白了。
  “哈哈,我知道,巴基。大多时候这种场合我也喜欢一个人待着。”今晚史蒂夫听起来有些开心。
  “嘿,巴基。”“嗯?”完了,来了。巴恩斯紧张地偷偷朝史蒂夫瞟了一眼,却发现史蒂夫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的什么地方,那个眼神闪亮得让人有些害怕。
  巴恩斯顺着那道视线望了过去,他看到了围绕在人群中的托尼斯塔克。
  “他真美,对吧。”
  巴恩斯一愣,发现有什么东西好像要呼之欲出了。
  “不去吻他的话就破坏了这个完美的夜晚了。”
  说完史蒂夫就向托尼的方向走去了,留下巴恩斯一个人在原地一脸呆滞,脑子里不断循环着史蒂夫刚刚说的话,试图弄懂那句话的含义。
  彼时并没有多少人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只有巴恩斯始终目不转睛地将史蒂夫的一举一动都记了下来。
  因此也只有他在其他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之前,看清楚了史蒂夫是怎么走到托尼斯塔克的身边并如何给了他一个价值连城的吻的。

彩蛋

〔1〕
“呃。”托尼舔了舔嘴,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周围盯着他和史蒂夫的人。“我以为你们早就知道了?我从泰坦星回来之后咱俩就开始约会了。”

〔2〕
“呃,巴基。”史蒂夫有些不自在地说道。“我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但你知道,你对我无比重要,但我爱托尼,我不能和你……”“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对你有意思了???”“可网上那些粉丝说——”“你再敢多说这事一个字就别想让我当你伴郎了。”

〔3〕
鹰眼的鹰眼是名不虚传的。


*复三后
*诱哄盾×一个在外星待太久大脑缺氧变傻被诱哄铁〔呸〕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布鲁斯问。
  “其实只是好久不见太激动了而已。”托尼撇撇嘴。
  “是啊,我知道,可我记得你和他刚见面的前24个小时的时候你除了浑身颤抖眼泪直流以外应该没做其他事吧。”
  “是啊,只是……太激动了而已。”托尼不自在地搓了搓鼻子。
  “是啊,太激动。”
  “是啊,然后,我们好好的坐下来聊了很多,解决了很多事。”
  “嗯嗯。”
  “很多东西都茅塞顿开、恍然大悟、一片光明了。”
  “噢,那挺好。”
  “然后他提出想摸摸我的手。”
  “摸手??为什么?”
  “他说巴恩斯消失了,那是他最好的朋友。无论是在七十年前还是在七十年后,他都没能成功抓住巴基的手。而我是他另一个重要的人,他希望可以把握现在,趁我还好好的。”
  “哇哦,这可真感人,所以你就把手递给他了。”
  “是的。”
  “于是他就开始用仿佛是在抚摸他老姑娘的手法开始动情地摸着你的手,然后呢?”
  “然后他就说‘谢谢你,托尼,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并掉了几滴眼泪。”
  “眼泪,美国队长,认真的??”
  “对啊。所以我就慌了,没想到做其他事,就下意识的赶紧去用另外一只手给他擦眼泪了。”
  “接着他就抓住了我给他擦眼泪的手,可怜兮兮地用他那毛茸茸的胡子往我的手心里一个劲儿地蹭。”
  “他是犬科吗……”
  “蹭着蹭着他就贴到我身上了?我当时还很警惕呢,问他干嘛, 他就说他从来没有拥抱过我。我想想确实是这样,就让他抱着了。”
  “到这我还能理解,我很好奇后面他还能用什么理由说服你把衣服都给乖乖脱了。”
  托尼羞恼地瞪了布鲁斯一眼,然后继续说到:”他待在我怀里以后就继续掉眼泪,浑身都在抖,我被他身体嗡嗡地震得也忍不住开始掉眼泪。我把脸埋在他乱糟糟的头发里,他那令人熟悉得难过的味道和我掉的眼泪搞得我脑子晕乎乎的,看东西都看不清楚了。接着我就感觉呼吸都不通畅了,嘴好像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给堵住了。等呼吸终于畅通的时候我脑子反而更晕了。”
  “我跟史蒂夫说我好累,他就特别贴心的把我扶到了床上,帮我把衣服也脱了,叫我好好休息。”“然后似乎是怕我冷,我又因为刚刚哭过的原因一哽一咽的,他就也跟着躺到了我的身边,陪着我,一下下地一边拍一边抚摸着我。我是第一次这样接触他的手啊,甚至没有衣服作为间隔。那双手是那么的厚实,热乎乎的。放在我身上真的舒服极了,我都忍不住哼出了声。”
  “……”
  “我就越来越迷糊,恍惚间似乎听见他说‘托尼,托尼,我的好托尼。别再难受了,我们一起舒舒服服的好不好?’”“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和史蒂夫待在一起就总是吵架了,我想和他一起开开心心的,像现在这样多好啊。于是我就答应了。”
  “所以……”
  “嗯……”
  “你们就……”
  “我们就……”
  “你就被他……”
  “我就被他……”
  “接着你就……”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早上十点半了!!他还挂着他那阿波罗一般的笑容端着一份该死的完美的早餐精神焕发地来到了我的床前!!!”
  “所以你就好不容易趁他去收拾碗筷的当头溜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我这里吗??”
  “布鲁西QAQ!!”
  “啊托尼,终于找到你了,你怎么跑到博士这里来了。中午好啊,布鲁斯。”
  “!!!”
  “中午好,队长。”
  “我可以把托尼带走了吗,他这几天怪累的,我想他是还迷糊着呢才会乱跑到你这里来的。”
  “当然,完全没问题,你请便。”

生活被学习占满,想撸点脑洞都撸不出来了_(:з」∠)_

因为突然吃到了对家,和小伙伴吐槽聊着聊着又聊到队三上去了。
感觉队长就很委屈,我哪想和你打啊导演要求的而已
然后突然就想吃那种,队三剧情后,队长找托尼道歉,道歉迫于现实这个不得不打的这件事,然后在妮的安慰下委屈巴巴的一边说对不起一边把妮cao了一〔n〕顿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妮被干得只会一哽一哽的队长还在那里一边委屈巴巴的说对不起一边疯狂打桩的画面